唐晶:远离“弱者婊”

2017-07-25 栗子 来源: 她刊

点击上方 蓝字  ▲  关注订阅 她刊

好看的人都置顶了她





《我的前半生》剧情即将进入尾声,可争议的声音丝毫没有减弱。


最近的剧情里,贺涵向子君表白,唐晶经受了来自好友与恋人的双重背叛。

“我最好的朋友的婚礼,人生如戏,好自为之。”


即使是面对背叛,唐晶的朋友圈依旧流露着她一贯的优雅与涵养。


然而面对这样的打击就算了,唐晶还要遭受子君妈妈薛甄珠女士的推波助澜:

“只是中间就横着一个你”

exo??到底谁才是中间者?


薛女士的这番话激起了大众强烈的怒火,而这套腔调又让人觉得似曾相识:这不就是典型的“我弱我有理”的心态吗?我们先来分析分析薛甄珠女士这番话的逻辑:


1、示弱:因为唐晶你是有本事的女人,而我们家君君是没有你这样的能力的。


2、理所应当提要求:所以像你这样的女强人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把男人让出去:

你的人生一直顺风顺水,但世界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事呢?比如说你和贺涵的感情,就强求不来,既然求不得,不如让给我们家君君吧!


唐晶你没了贺涵可还有钱有能力,而我们家君君可什么都没有啊,所以你就更应该成全他们两个了。


最后还要在唐晶这个“女强人作风”上插一刀:怪你太独立,不懂笼络男人!


也可以看出唐晶气度、涵养都是一等一的好

不跟“老妖婆”计较,还去病床探望


不得不说,薛甄珠女士的这番话层层递进,逻辑分明,把“我弱我有理”的三观贯彻得彻彻底底,还顺便提醒了唐晶,她的失败是因为她太过独立太过坚强。


试问,当初罗子君被凌玲插足婚姻时,凌玲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要求薛妈妈:


“因为我离婚带着儿子,我孤儿寡母,而罗子君做了阔太太那么久,什么都享受到了,能不能把老公也让给我,让我也享受下温暖家庭呢?”



在这个世上,我们每个人都有想要保护的人,但为了一己私利,做人就可以“双标”,而没有底线地去伤害别人吗?难道唐晶就是没有妈妈的孩子,可以随意往胸口插刀吗?


01


电视剧中,薛甄珠女士自私地仗着弱小为女儿谋求爱,而现实生活中,有许多人更是仗着贫穷,直截了当地向他人索要金钱。


还记得当年因参加选秀节目而走红的“大衣哥”朱之文吗?


2011年,来自农村的朱之文因一曲《滚滚长江东逝水》获得选秀节目的冠军,自此商演不断,成了同村人眼里的名人。


成名之后的大衣哥不忘回馈社会,自成名后他陆陆续续向社会捐款达150多万元,对自己家乡的捐助则更为慷慨:


为救助残疾儿童义卖大衣捐款60万余元

为村里修路、建幼儿园等零零总总共花去46万余元

……


原本是一桩令人欣喜的善事,但发展到后来却变了味道,村民觉得大衣哥太抠,甚至说出了这样的话:“这对他来说是九牛一毛,他要想叫俺说他好,就为庄上每人买辆小轿车,一人再给1万块钱。”


敢情人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还要资助你们一人一辆小轿车?


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乡亲突然成名,心里有一定的落差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但对别人的善举不仅不心存感激,还公然要求人家给钱为自己买车,这就是赤裸裸的贪婪了。


02


有的人秉持“我穷我有理”,而有的人则隐藏在键盘之后,表现出所谓的社会责任感,站在弱势群体的角度,用道德不断地绑架着他人。


2015年天津塘沽发生爆炸案之后,马云的微博下方评论区居然是一片乌烟瘴气:

你有钱为什么不捐款?

这样的评论比比皆是


当时这场逼捐引起了社会上巨大的争议,也是在那时,“我弱我有理”的逻辑第一次冒出了头。


键盘侠躲在键盘后,自以为是正义的使者为弱者发声,实际上却是对自己无能与嫉妒的发泄。


03


无论倚仗弱小谋求爱还是金钱,都还只是个人欲望的宣泄,而杭州保姆纵火案中,袒露的便是最险恶的人性了。


3个孩子和女主人在这场大火中死亡,两个男孩一个11岁,一个6岁,还有一个女孩才刚满9岁。孩子的爸爸林生斌因为出差而幸免于难,几天的时间,回家已经物是人非,至今还在微博上一次又一次地为家人维权,举步维艰。


心碎的父亲


然而这一切惨剧,仅仅是因为与主人之间有着巨大的经济差距,纵火的保姆便自觉将自己归为“弱势”的一方,在接受了善良的主人的多次帮助之后她却仍不满足,于是故意放火引发了这场人间悲剧,烧毁了整个原本幸福美好的家庭。


人心多么可怕啊,在“我弱我有理”的心态下,将自己的弱小当做武器去攻击那些能提供帮助的人,获得反馈就变本加厉人心不足蛇吞象,甚至做出了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


更为恶劣的是,这样“我弱我有理”的社会心态会引发糟糕的恶性循环,有能力伸出援手的人因为担心被骂而踌躇犹豫,真正的弱者则永远也无法获得有效的帮助。


04


因为我穷而你很有钱,所以你要出资为我修路买车;

因为你是商业巨头,所以遇到事故你不出面捐款你就是伪善;

因为你有本事有能力,失去爱情你还可以依靠物质补回来,而我的女儿失去爱情就一无所有了,我们这么惨,所以你必须让着我们……

……


这些我穷我有理、我弱我有理的脑回路,还真是一模一样啊。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弱者”在我们心里的形象变得复杂了起来。他们不再是最初纯粹的、接受到帮助便满怀感激的接受者,而是摇身一变,成为了“你帮助我就是理所应当”的一群人。


更加可怕的是,当你因种种原因未能及时伸出援手时,这些接受恩惠的人还要对你进行疯狂的指责与谩骂。用道德绑架的方式来发泄自己的不快,完完全全摒弃了修养与道德。


究其根源,“我弱我有理”绝对不是自尊的表现,恰恰相反,恃弱而骄正是嫉妒心最好的假面。


《前半生》里薛甄珠女士正是因为感知到自己女儿与唐晶在经济实力和能力上的差距,所以才会大言不惭地要求唐晶成全罗子君与贺涵。站在弱者的角度上,薛甄珠女士放弃了尊严为女儿争取感情。


而唐晶对此的回应也是十分漂亮:

我的强大是我忍受着血泪咬牙坚持打拼得到的

你的弱小在我所遭受的苦难面前一文不值


生活里这样“我弱我有理”式的道德绑架不在少数:


孩子还小不懂事,你那么有涵养,撕坏你的一本书又怎么啦?

你那么有钱,我问你借的1、200块钱不还也没什么的。

我年纪大了,插个队算什么啦......


遇到这种情况,请像唐晶一样漂亮地反击回去吧:


对你施予的帮助与谦让,源自我的美德与涵养,而这世上,从来没人有义务为你的弱小买单。



1. 本站所有页面均来自互联网, 转载文章请注明引用源。

2. 如果本站收录的文章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本站邮箱wxtopnet@163.com来信,我们会及时删除该页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