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维护性权利这件事面前,男人比女人惨多了!

2017-08-16 为男同胞说句话的 来源: 新闻哥


今天哥在新闻哥串烧里提到了一个刷新三观的新闻:醉酒男子路边躺,财物被盗遭猥亵,嫌犯竟称想找他聊一下天就摸了他。


 

不可描述到辣眼睛啊!


 

大家常常关注的性骚扰和强奸案件中,受害者大多是妇女,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男人也会面临同样的险境,而让人悲哀的是整个社会对于被强奸的男性,往往选择视而不见,甚至会进行调侃。

咳咳,首先声明这是今天要说的是一个灰常正经的学术话题。因为在写这个话题之除,哥想象画面是这样子↓



但当哥收集了到这几年的案例时,哥却为男同胞们捏了一把冷汗:


今年8月,西安一男大学生猥亵同校男生致受害人肛周损伤,一审获刑两年

今年5月,河北一纪检官员涉嫌猥亵21岁男子致其跳楼自杀

 

肛周受损?哥好像明白了什么……

此外,哥hin好奇一点:为何要叫“猥亵”不叫“强奸”呢?

往下看有更让哥心惊的案例,因为不少猥亵案件发生在校园里。


与未满十四周岁的女童发生性关系,无论女童自愿与否,皆以强奸罪论处。凭啥到了男童这里,就变成了“猥亵儿童罪”?

 

因为我国的强奸罪根本保护不了男性。我国目前对强奸罪的定义为:“是指违背妇女意志,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性交的行为,或者故意与不满14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的行为”保护对象仅限于女性。而猥亵则涵盖了男女。


现在明白了上述案例为啥只能用“猥亵”不能用“强奸”了吧。


 

然而,二者在量刑上还是有些区别。毕竟,强奸罪起刑就是3至10年,而强制猥亵罪一般情况下,只能判5年以下。犯罪成本相对较低,你觉得那些心理变态狂会不会更加猖獗呢?只能说这种量刑上的悬殊,将男性尤其是男童置于更加危险的境地。


 

不过说实在的这已经是进步的了,在2015年猥亵罪刑法修正之前,施暴者可能仅仅能判罚一个故意伤害罪,而且必须得验出了轻伤,不然只能被治安拘留甚至不了了之。


比如,2013年年末央视曝光的,上海某中学知名物理教师张大同20年时间猥亵、性侵多名中学生事件。当时舆论一片哗然,结果张大同只是被学校解聘。


再如,2010年10月,广东深圳一名保安酒后“强奸”男同事,诉至派出所无法立案,只能两人私下解决。

 

更可悲的是或许正因为施暴者往往得不到法律上的严惩,受害者得不到安抚才会采取更为激进的报复手段。


2009年一位18岁男青年在太原求职时遭遇同性“强奸”,因为“法律上没有什么说法”,于是伙同他人抢劫了强暴者,并因此入狱。

 

仔细想想这跟《熔炉》中聋哑人兄弟两被体育老师猥亵时,弟弟后来自杀,再后来哥哥走上了复仇的道路有何区别?我们在剧中感叹命运的不公,却忽略了现实的苦难。


 

虽然现在中国在立法上承认了一部分男性的性权利,但对施暴人定罪“猥亵”远远不够。不要忘记,强奸的定义是违反他人主观意愿与其发生性行为,所以你说强奸还分男女么?

 

过去的一份美国司法部公布的报告显示,3%的成年男性曾被强奸过。英国的官方通报则称,英国每年被强奸或强奸未遂的人数中,成年男性约占11.5%。

  

不仅在国外,国内也有数据证明。《法制日报》曾报道称,2013年广东省青少年健康危险行为监测报告显示,男生被迫发生性行为是女生的2.2倍至2.3倍。


看来男人被强奸的概率并不小啊!但是我们听到的公开报道却比女性的少这么多?而且还有点奸了白奸的感觉,这是为啥?

 

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很多人觉得男人被强奸很可笑。


这就跟问“男人和女人啪啪啪,到底谁吃亏?”一样。作为男人,如果你说你被女人强奸了,或许还会被人质疑在炫耀,甚至会被调侃“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毕竟大部分人认为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有姑娘送上门来,怎么会有拒绝的道理呢?


但事实并非如此。许多男性往往是在酒精、药品或者毒品的影响下,或者遭到威胁和恐吓的情况下,遭到女性强奸。


哥记得美剧《老友记》中乔伊的扮演者马特·勒布朗的经历,2005年,马特曾自曝称在外出自驾旅行时,路遇美艳脱衣舞娘,经不住对方“喝一杯”的诱惑,酒醉的马特被脱衣舞娘压在身下强暴,既被劫财又被劫色。

 

当时看到那段采访时,哥还感叹竟然有这种艳遇,现在想想真的要同情马特,毕竟是真的不想xxoo啊!


 

另一方面,男性更于羞于公开自己的经历。“大男子”心理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被害者这个事实,他们通常会责怪自己没能力反抗。“我一个四肢健全的大老爷们,居然被强奸了?”这是很多男性受害者的内心独白。



因此,他们从心理上接受自己被强暴的事实是有很大难度的。此外长期以来,女生被强奸后,会有专业机构对其进行心理疏导,帮助她们早些从阴影中走出来。而男生呢?即便接受了、报警了,男性受害者们也没有得到相应的帮助和关怀。


 


更让哥心疼的是,一些男性在遭受强暴后或许会对自己的性取向产生误解。或许熟悉《霸王别姬》的朋友或许还记得小程蝶衣被张公公猥亵时的场景,进一步导致程蝶衣混淆了自己的性别。


  

哥曾经写过调侃“菊花不保时,带刀还是带套?”的文章。


可是如今看来真正被侵犯过的人,他们哪里还会有心情与人讨论该不该戴套这样的问题?


他们只可能会一遍一遍清洗自己的身体,试图抹去曾经受到侮辱的事实;他们只可能会陷入深深的恐惧,脑海里闪过那些被侵犯的画面;他们只可能猜测别人鄙视的目光,甚至逐渐疏远亲朋好友,最后陷入绝望的孤独里……


 

所以,要遏制强奸犯罪,中国应当首先从转变强奸罪的定义开始。


事实上,除了上述所说的英美两国,国外其他很多国家,男性被强奸和女性一样,都被认定为强奸罪而没有区别对待。例如:


瑞典、芬兰、挪威、丹麦、西班牙、奥地利、意大利等国的刑法典在规定强奸罪及其他侵犯型性暴力犯罪时,都将“被害人”表述为“他人”。我国香港、澳门地区,对于非礼、鸡奸等行为,也没有限定犯罪人和被害人的性别。以表明男性、女性的性权利平等受到保护。



哥希望有一天中国内地的法治可以更加严谨,男性的性权利也可以完善起来,不再作为一个“难以启齿”的问题被忽视。毕竟,性权利为人类的基本人权,并不能因性别差异而不公平对待。此外哥也希望法律健全后,受害者可以勇敢的站出来,将施暴者绳之以法,让大家知道任何强奸,错的都是犯罪分子。

 

这样以后,我生了女儿,有我和法律保护她;我生了儿子,也有我和法律保护他。


1. 本站所有页面均来自互联网, 转载文章请注明引用源。

2. 如果本站收录的文章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本站邮箱wxtopnet@163.com来信,我们会及时删除该页面,谢谢。